關於部落格
新家Orariya→http://lazylion.blog126.fc2.com/
  • 146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●夢●

Dream on 2006.11.12

  

 

我是個很普通的大學女生,和其他人一樣,每天都是上學唸書、放學玩樂;父母偶爾會唸唸那個不太有長進的成績單,沒有過的特別、但也不是無聊的生活。

最近班上來了一個新的轉學生,這個轉學生很奇特,明明存在感是那麼明顯,其他人卻似乎當作看不見她一樣,無人會上前攀談,恩,我想大概是她很少說話吧;雖然常常看到她一個人坐在位子上靜靜的看書,但總覺得她偶爾會有意無意瞄向我,想來應該是我的錯覺,人類畢竟是種自我意識過剩的生物。

 

這天,我一如往常的騎著小綿羊去上學。  

 

早上第一節課時,班上的新轉學生突然間自位子上站起來,她用著充滿深意的眼光看著我,讓我有種似乎將要發生何事的感覺,新轉學生大聲的說她自手機受到一份消息:她的家人離奇死亡,死因不明,而事件的嫌疑人物就是坐在排頭第一位的我。  

 

聽到這個消息,震驚的不只是我,還有我所呆的那一個班上。  

 

我感受到四週驚疑的眼光,極度害怕的衝出教室。  

 

警方認為嫌疑人物在學校,要整個系的人尋找兇手,把我抓起來。短短不到一個小時,命運居然有這麼大差別;躲在暗處躲避教官尋找犯人的我這樣想著。  

 

我有種預感,現在所發生的一切似乎是對著我來的、一切都是有預謀的;我知道自己什麼都沒做,可是現在究竟該怎麼辦?

思緒一片混亂,左思右想下決定先逃回家,可是該怎麼離開?我的機車停在學校外面,而我人則在教學大樓八樓;自走廊望下去,明明一樓層樓近若咫呎,卻又似乎遙不可及。

 

※※※

其實一切都是轉學生家人的陰謀,他們發現少女身上有一股奇異的力量,倘若得到她,就能在這個世界裡為所欲為,於是故意假造死亡的模樣,以罪名想將之擒住。 

 

我選擇向來無人走動的樓梯,幸好上課時間只有教官巡邏,悄悄的下到一樓,雖然離開了大樓,可是還有校門口,我知道現在一定有人駐守在那,所以不能光明正大的從那裡離開。  

 

就在煩惱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的好友正站在校園外和他人聊天,我的好友似乎是被派來看守學校外圍,我們相識多年,她認為我不可能是兇手;因此當發現我躲在校園的樹叢中,用求救的眼光看著她,毫不猶豫的告訴我逃脫路線。  

 

得到好友的幫助,我順利的從學校的密道中逃出,我不顧路上車子眾多一路直奔機車停放的地方,就在我打算要就這麼騎回家時,突然有兩個身穿奇異服裝的男人出現在我的面前。 

他們的服裝其實說特異也還好,在電視上也不是沒有見過,但現實中有人做這一身打扮便顯得怪異──他們穿的是清朝時代的服裝。

我不認識這兩人,也覺得他們的打扮很奇怪,不過從男人和善的笑臉中,下意識的覺得這兩人並非是壞人,於是冷靜下來聽他們的來意。  

 

這兩個男人他們是在這個世界上旅行,尋找"活在這世上最重要的事物"的人,路經此地,正好遇見我;認為相逢即是有緣(因為是古人所以用這種用詞?),於是便帶我一同去尋找該尋找的東西。

我不懂男人的話中之意,但我隱約中知道我和這兩個男人一樣,也有屬於自己應該要去找的東西,那是並非真相、但是與真相有關的東西。  

 

於是我跟著他們走,來到一處詭異又奇怪的蛋型小丘。

這個山丘所在地方並非是在極地之區、高度也不過一個人高,但是近頂端的部份卻覆蓋著白雪;而且在有雪的地方排滿了各式各樣的椅子,而無雪的地方則放了其他的東西,依照堆放東西的不同將山丘分成了好幾個區域。 

 

我的理智告訴我,這不是這個世界上會存在的景象,如果真的存在,早就被人拿來當勞什子觀光地、狠狠撈一筆了;可是既然我認為不存在,那我又是怎麼和這兩個未曾相識的男人走到這裡的?

其中一個男人指著小丘的頂端,告訴我該尋找的東西就在上面,說完後便和另一人到其他的部份去翻找他們要找的東西。

就這樣看著男人們的身影緩緩走向山丘,我這樣想著:這兩個神祕的旅人,或許他們也有他們的故事也說不定。

走上山丘,來到遍布白雪的部份,我看著堆在眼前的一堆椅子,開始翻找起來;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,或許知道、或許不知道,只知道眼前這些椅子都不是我的,我似乎應該要去找"我的椅子"。小心翼翼的走在白雪上,那些雪並非如同外表上看起來綿密柔軟,倘若不小心跌了個跤有可能讓人面目全非。

找著找著,我開始思考起尋找椅子的意義。

我為什麼要找椅子?找到了又有什麼用?  

 

邊帶著這個疑問一邊尋找,或許是心不在焉的緣故,我腳下不小心滑了一下,反射性的閉上眼接受疼痛的來臨;就在這時,突然間茅塞頓開: 

 

我知道自己在尋找什麼了!!我在尋找椅子,那是專屬自己的位子、自己在這個世上的定位,我在尋找真正的自己!!  

 

在理解到這點的同時,少女也失去了意識──

 

※※※  

 

緩緩睜開雙眼,眼前出現令人熟悉的天花板,剛清醒的我似乎還搞不清現狀,轉頭看向四周,等意志完全清醒後才發現自己身在自己的房間。  

 

我怎麼會在這裡?是那兩個人送我回來的嗎?還是說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夢? 

 

走到黑暗的客廳中,打開冰箱拿起飲料喝,想藉此讓自己的腦袋清醒一點。我知道有人想抓我,所以我的逃亡不是夢,那麼那個山丘呢?那個山丘是夢嗎?我開始思索一切,想弄清楚究竟哪個是夢、哪個是現實。  

 

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聽過的故事。 

 

莊周夢蝶,究竟是莊周在夢中化成蝶,亦或是蝶夢莊周?現在我是真實的,還是依然在作夢呢?

想著想著,突然間覺得眼前矇矓了起來。  

 

對了,原來現在的我正在做夢,我睡了很久很久,甚至連自己都忘了自己真實的樣子、不,或許沉睡是為了想起真正的自己也說不定。  

 

眼前的東西慢慢消失,原本黑暗的客廳自破裂處滲入了光,慢慢的,所有一切都被光所包圍、包括自己。  

 

 

 

須臾──  

 

在都會的夜晚中,人們看見巨大的、金黃的、美麗的鳥,發出天籟般的叫聲化作一道耀眼的光芒劃過天空──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●夢的衍生●

長髮束成辮子的男人停下尋找的腳步,看著另一頭形狀特異的山丘。  

 

「喔喔─看樣子那個女孩已經找到她的東西了。」拿出懷中的扇子搧啊搧。

原本一片雪白的山丘,頂端冒出紅色的痕跡,他們很清楚那應該是那個不知名的女孩的血液,看樣子她或許是受傷了! 

 「可以的話還真想把帶回去養。」辮子男人臉上露出可惜的表情,向另一個男人說。  

 

另一個長髮男子也知道山丘上發生的事,但他僅僅只是看了一眼,不感興趣的將眼神回到辮子男人身上。「比起那個,您現下應該有更重要的事,皇子。」  

 

眼前的男人是天子之後、是將會成就一統天下的君王,而他是他的臣,所以長髮男子跟隨他,一同尋找 成為 君王應具備的東西。

 長髮男人口氣淡漠的提醒另一人他們此行的目的,但辮子男人似乎沒聽到的繼續說:

「呐,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帶那個女孩來這裡嗎?因為我是龍,而她是鳳,我和她一樣都註定被上天賦予試煉自我生命的機會,所以才帶她來;可惜的是,我這龍不過是人類自命菲薄妄自稱神的假龍,而她卻是真正的神物呐!」  

 

長髮男子明瞭他所跟隨的男人心中的想法,所以方才才未阻止辮子男人的行為,這裡是只有被上天賦予天命者才能到達的地方,來到這裡的人都是來尋找他們該具備的東西,少女是如此、辮子男人也是如此。  

 

「那又如何。」長髮男子對男人的話不以為意「那個女孩是神物,所以她的命運注定只能一人獨自前行,您雖非神,可前往帝王之路有我相伴。」

 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這是一個夢

因為很深刻所以連日期都記得

睡起來後趁記憶猶新的時候趕緊打下來

本來想把故事裡的BUG修一修

不過想想算了(其實這篇打的時候就修了一些XD) 

 

套句人家說過的話

我做的夢還真長=_=a

其實這是一個關於鳳凰涅盤重生的夢

還有夢裡的主角是俺=_=|||

整個夢裡最特別的部份就是尋找椅子(定位)的部份  

 

最棒的是最後心愛的西蒙大人有串場=////=

還串在很微妙的地方

最後鳳凰離開喧囂的塵世

投入黑暗的擁抱

而那個黑暗其實就是俺心愛的西蒙大人(西蒙大人我來了XD///)

是說俺睡醒後再躺下去準備睡第二輪的時候

這個夢又再度倒帶重播一次

但是還沒夢到西蒙大人俺就醒了Oiz 

 

至於夢的衍生則是俺基於這兩個男人的身分亂掰一把的

其實在夢裡只知道這兩個是君臣

不一定是BL(雖然有點像XD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